一波中特公式计算法
專家揭秘八大山人畫作為何“白眼向天”?(圖)
2019-04-16 08:46:45 來源: 中國江西網
關注新華網
關注頭條江西
圖集

  原標題:人生太多淚點 他借畫翻白眼(圖)

  專家揭秘八大山人畫作為何“白眼向天”

  朱耷,字號“八大山人”,是朱元璋第十七個兒子朱權的九世孫,清初畫壇“四僧”之一。他的畫作有非常鮮明的個人特點,而最引人注目的,非“白眼”莫屬。他畫中的魚蟲鳥獸,全部在翻白眼,而且還翻得各有特色,有的抻著脖子半閉眼睛,有的低頭鄙視,有的側頭瞟眼,有的傲視,有的漠視……

  在八大山人的畫作為何都這般高冷?頻繁“翻白眼”的背后又有何深意?4月15日,記者就此與“介岡八大山人研究會”學術委員會副主任饒國平,進行了深度對話。

  

八大山人畫作松鹿圖局部

  抒發國破家亡的心境

  八大山人善畫山水和花鳥,其筆下的魚和鳥也是藝術史中最經典的形象之一,對后世繪畫影響甚為深遠。令人們津津樂道的是,他筆下的魚蟲鳥獸皆是一幅“白眼向天”的倔強神態,似乎意有所指,由此引起了后人數百年無休無止的討論和分析。

  例如,《孔雀竹石圖》中,兩只孔雀絲毫沒有尋常畫家筆下的美麗典雅與雍容華貴,而是正瞪著驚恐的眼睛窺視上方,仿佛致命的危險正要襲來,隨時準備落荒而逃。《孤禽圖》中的禽鳥一足立地一足懸,縮頸、拱背、白眼,表現出一副既受欺又不屈,傲兀不群的情態。

  為何他的畫作里,總是會出現如此之多的白眼呢?很多觀點認為,這需要從1644年說起。1644年,是大明朝的恥辱之年。這一年,崇禎皇帝上吊而死,明朝徹底亡了;這一年,也是八大山人悲苦一生的開端。

  八大山人是朱元璋第十七個兒子朱權的九世孫,其祖父朱多是一位詩人兼畫家,在當時頗有名氣;父親朱謀覲擅畫山水花鳥,也曾名震畫壇。生長在這樣的書畫之家,朱耷從小耳濡目染,八歲便能作詩,十一歲能畫山水。作為皇室宗親,如果明朝沒有滅亡,朱耷的一生也許會像祖父和父親一樣安穩度日。

  但1644年的那場山河之變,讓一切都終止了。年僅19歲的八大山人相繼迎來山河改姓、父親病逝、妻子去世的變故。順治五年,八大山人出家為僧。此后大半生,將內心完全寄托在書畫上。然而,由于他的特殊身世和所處的時代背景,使他的畫作不能像其他畫家那樣直抒胸臆。

  于是,在他緣物抒情的畫作中,頻繁出現“翻白眼”的魚蟲鳥獸,以此抒發對命運的不滿。

  隱藏“從哪來”“到哪去”秘密

  “創作,本身就是作者自我的內心情緒情感的表現。”饒國平研究分析認為,慘遭家國之變的八大山人,在作品透露出憤世嫉俗與遺民之情不足為怪。但是,“白眼向天”并不只是王子的倔強,還有多重深意。

  魚蟲鳥獸“翻白眼”,隱藏了八大山人“從哪里來”和“到哪里去”深意。饒國平告訴記者,八大山人朱氏江西寧藩宗譜就是《盱眙朱氏八支宗譜》。寧藩子孫世居南昌府,祖籍盱眙。據史料記載,“朱氏盱眙始祖明太祖元璋”,其祖根在江蘇盱眙。盱,本義“睜大眼睛、睜開眼睛向上看”;眙,本義“直視、瞪”。

  魚蟲鳥獸“翻白眼”,表明八大山人在出家、佯瘋、還俗、顛沛流離中,始終不忘祖根,以及對朱氏明王朝的懷念。關于這一點,還有佐證。上海博物館藏八大山人《花果冊》里面的其中一幅《芋頭》,看起來有點像一條向左下方游動的魚。日本金岡酉三藏《雜畫冊》之三《魚》,看上去像魚,又像芋頭。芋——魚——盱,取諧音之意,八大山人是有所指的。在《個山雜畫冊》也有其《題畫芋》詩一首:歐阜明月湖,鬼載盈倉箱。倉箱似蹲鴟,讀易休為王。蹲鴟,即芋頭的別稱,即畫中所繪之物。

  顛沛流離中的八大山人,曾多次在撫河附近居住,如南昌縣介岡燈社鶴林寺、南昌潮王洲“寤歌草堂”(撫河最北端)。值得注意的是,撫河上游被廣昌人稱為“旴江”,廣昌縣城所在地就是“旴江鎮”。而南豐以下稱為“盱江”,盱水過南城在臨川南與汝水交匯,再經過臨川匯合宜黃水(臨水)向北而去,通常以“旴/盱水”代指整條撫河。

  據饒國平分析,魚蟲鳥獸“翻白眼”,或還與八大山人曾在永豐睦岡寓居三年有關。睦字拆開為“目”和“坴”。其中,“目”指目光、視線。此外,與“睦”還與“目”諧音。

  八大山人為何會在永豐睦岡程家寓居?據饒國平考證,永豐程家和八大山人家族有深厚的淵源。據《永豐縣志》記載,明宗室弋陽王女曾嫁到永豐程家,為邑庠生程沆之妻。

  暗表對茅麓山壯士們的敬仰

  采訪中,饒國平還告訴記者,對于八大山人畫中魚蟲鳥獸“翻白眼”,他還有一個新的發現。“睦”的本意有和好、親近、相互高看對方、彼此敬仰等意思。八大山人的作品往往以象征手法抒寫心意,其畫中魚蟲鳥獸“翻白眼”,原來被認為充滿倔強之氣的理解是片面的,它還有敬仰的意思。

  “睦”既然有“敬仰”的意思,那么,八大山人的“白眼”到底敬仰誰呢?饒國平告訴記者,古睦州(今湖北省宜昌市長陽縣東)北面的興山縣西北,有一個叫“茅麓山”地方,曾是明末農民軍夔東十三家和清軍的最后決戰所。茅麓山戰役被許多專家視為南明史的結束。

  康熙三年,清政府集中川、楚、秦三省清軍和滿洲八旗兵,共十萬大軍圍攻。最后時刻,茅麓山主將李來亨事先妥善安排了老母的生路,與妻、子等全家人撲向熊熊烈火,壯烈犧牲。茅麓山戰役之后,大陸上最后一塊抗清基地被摧毀,只剩下東南沿海的鄭成功余部。至此,清初以來,堅持20年的農民軍抗清斗爭基本結束。

  隱身于永豐“睦岡”的八大山人,是否會觸名生情想起睦州?內心深處是否對茅麓山壯士們無比的敬仰?有人說八大山人離權力中心很遠了,不能附加太多的政治在他身上,可是,不管他愿意與否,都打上了朱氏沒落皇族的烙印。

  饒國平也認為,作為大明朱氏后裔,明太祖朱元璋第十七子寧王朱權的九世孫,不可能不關注。在《個山小像》上饒宇樸跋文上那個鮮紅的“西江弋陽王孫”印便是明證。

  “白眼”還有“敬天”之意

  “睦”與“穆”同音。“昭穆制度”是宗廟制度之一,八大山人曾在西山父親墳前守孝,對這套制度肯定也是熟悉的。在饒國平看來,八大山人以“睦”(目)朝天,有“敬天”意思,并以此來表達自己對大明的思念。

  “對八大山人的研究,很多人可能走進了一個誤區,即神化八大山人,而輕視了對八大山人‘人性’的研究。”饒國平告訴記者,八大山人喜歡畫“白眼向天”,很多人認為這是表達他孤獨寂寞。而事實上。八大山人一點都不寂寞,從《個山小像》中的眾多跋文作者就能得知,他的朋友五湖四海,釋道儒皆有,是那個時候的“交際達人”。

  從八大山人的人性出發,不難發現他愛畫“白眼”的本意并不是懟人,而是“敬天”。縱覽八大山人的畫,幾乎所有的作品都是蹲下來觀察,撲伏在地面仰頭望的視角。幾乎找不到他站高俯視的作品。為什么會這樣?對此,饒國平認為,因為八大山人把自己比作毛芋、蹲鴟,姿態低得不能再低了。這就是他“人性”的一面,也是他粉絲眾多的原因。

  采訪最后,饒國平也坦言,即便是八大山人親近的朋友,也只能獲得他少量的作品。所以,很難參破八大山人留在心底的密碼。而300多年后的今天,隨著八大山人的作品不斷被發現、被拍賣、被研究,人們反而有機會通過網絡和信息技術接觸到更多的信息,使破譯成為可能。(文/記者石鵬 實習生楊雯青)

+1
【糾錯】 責任編輯: 吳亞芬
加載更多
暮春時節農事忙
暮春時節農事忙
江西德興:茶農喜采生態茶 千畝茶園助增收
江西德興:茶農喜采生態茶 千畝茶園助增收
小小研學家探究中醫藥文化
小小研學家探究中醫藥文化
江西三清山:最美人間四月天
江西三清山:最美人間四月天
?
010070290010000000000000011122051124371604
一波中特公式计算法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 名仕国际app 三公扑克牌软件 时时彩能稳赚 bbin的网站 北京pk10赚钱方法大全 天马彩票合法吗 竞彩足球比分即时比分 鹿鼎乐园 老重庆时时采彩开奖